纵鹤归山

江湖烟尘散尽,从此再不见风月。

#一个朝俞小甜饼请您签收#
伪渣太甜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忍不住就写了,愿意和我一起磕这对的朋友请大力扩我!!!
时间线混乱,大概是某个朝哥喝醉的时候。
自己写完都没忍心看第二遍,ooc警告。
附赠一段甜甜的猫片,黑猫简直是贺朝本朝了,心动选手。

“一股酒气,喝了多少。”

“也就五六七八瓶吧,”贺朝笑着摇了摇手中还留着两口的酒瓶,一把拽着谢俞坐到路边的台阶上,脸不红,心不跳地接着吹着牛皮,“哥可是千杯不醉。”

“.......挺能耐阿朝哥”谢俞略嫌弃地蹭了蹭台阶,倒也没松开与贺朝相握的手,正欲接着骂点什么,贺朝一只手不安分地掐住了他的腰,谢俞没动,他又得寸进尺将人揽进怀里。

贺朝的酒还未全醒,但那双眼睛仍是出奇的亮,轻刮谢俞的鼻尖,又凑近啄了一下谢俞的唇瓣,感受到了熟悉的柔软,忍不住舔了舔对方的唇珠,若即若离得不愿离开,半晌,尾音上扬,相当欠揍地补上一句,“哥哥亲咯。”

“什么时候成了这么副纯情无辜的样了,朝哥,”夜晚的路灯打出浅浅的光晕,灯光明明灭灭,有一下没一下的,怕是快报废了。

头顶上正是刷爆朋友圈的罕见的红月亮,昔日令人闻风丧胆的黑水街街霸今天脾气出奇的好,习惯性地撩了撩袖子,愣是没打醒这只醉鬼。他借着清浅的月光,打量自己面前的男朋友,目光不受控制地被贺朝的唇吸引住,不过一会,竟看得自己面红耳赤,心痒得很。

“......哥,”谢俞夺过对方手中的酒,三两下功夫便喝的干净,“你先招惹我的,接个吻不算过分吧。”两唇触碰之际,他又难得多话地补上一句,“可不是乘人之危。”

两个人就随意地坐在台阶上,听着灌满耳朵的熙攘愈来愈远,喉咙里辛辣的味道好似要点燃两人的疯狂,早已黏黏糊糊的两个少年此时已急不可耐,根本无所谓是否会被人看到。

谢俞一把抓过贺朝的衣领,专注虔诚而又不由分说地与他交换了一个清冽的,醉人的吻。

毫无技巧的吻是谢俞一贯的强硬,即使只是短暂的一瞬,混着夜里有些凉意的微风,让贺朝酒醒的干干净净,他被小朋友的一个吻惹得全身滚烫,红透了耳根,也悄悄烫化了余生。

席卷而来的粉红泡泡终止在了蠢蠢欲动的贺朝将谢俞压在身下的那一刻——小朋友的后脑勺磕疼了,眼睛里仿佛起了雾。

贺朝不免心疼,于此心中也暗想,自己的小朋友要揣兜里护好,不然一不留神,眼里的星星可要啪嗒啪嗒掉下来了。

当然这也没做到,夜里朝哥瞧着身下辗转,眼角泛红,时而呻吟吃痛的暴躁小朋友说到。

宋灼。

想挑战一下这些梗太棒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先🐴住!!!
抱梗写文的话请加一下原作者的qq,一定要标明出处。我只是一个转载的,不想惹太太生气,感谢。

#是一个简陋的置顶#

这里宋灼/温珩,首推灼灼和阿珩这两个称呼,也有fafa,fufu,哼哼这些奇奇怪怪的昵称,熟了随意鸭!常期接文稿(感兴趣的无偿)/画稿。互fo。

我不愿踽踽独行,所以我来到这里。
资深话废,慢热选手,爱好繁多,随心所欲,私聊可解锁更多内容。

接受安利,主吃bl/bg。
关键词 : 盗笔 / 全职 / 哑舍/ 龙族 / 漫威 /  priest / 原耽 / fgo / 动漫 / 唱见 / 欧美 / 古风 / 翻唱 / 汉服 / Lolita【真的很多。林景瑜和溜溜是心头好。半吊子写文的,原创和同人都在努力尝试,日常低产,不定时更新,不介意被日lof。努力练字,沉迷吉他。

生于江南,长于江南,淡圈现充的初三党,希望能有只猫。我傲气又自负,却也自卑而畏缩。梦想是身处万丈红尘,终能位列仙班。

善变且惰怠,priest即为信仰,我向往光明,或许只有甜与爱能羁绊我双脚,懒得理会挡在我前方的黑暗。糖分不够,全靠亲吻来凑。

不拘于时,不拘于事,说我想说的,做我想做的,我拼死也要成为自己的英雄。

红尘万里,幸得相识,愿我能给你们带来哪怕一点点欢喜。

感谢你们能看完这段废话!!

是北邙太太画的我们家的艾莉缇
大概是长大一些啦(。・ω・。)ノ♡

都是我家溜溜画的!!!!
内含少女前线,狐妖小红娘以及小部分原创摸鱼(๑•̀ㅂ•́)و✧

ARRIETTY

ARRIETTY(1)
2.
而帕特里克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似的,在国王的治理变得越发强大和繁华。
国王并没有什么野心,帕特里克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国,这里有着无数世人不曾知晓的秘境和法宝,他所要做的,只是保护这个国家延续它千年来的平和昌盛。
可现实总是不如人愿,太多双眼睛注视着帕特里克了,不仅仅是外界的国家,也包括着......

战争终究还是不可避免的,帕特里克在平静了一段时间后,与养精蓄锐多年的死对头,阿加法尔,迎来了浩浩荡荡的一场苦战。
这一打,就死去了不知多少的士兵,拆散了数以万计的家庭,可阿加法尔不愧是强盛的大国,在帕特里克难以预测的进攻防守之下生生扛了七年。

帕特里克似乎有着永远也耗不尽的武器和粮食,迫于压力和现实,阿加法尔的国王终于在一个冬夜里宣布投降。
而此刻,帕特里克的国王弯下了僵硬的脊背,帕特里克虽然有着丰厚的物资,但除了阿加法尔,在边境也常常有其他大小国来偷袭......如今这一切结束了,他无愧于国民......国王松了口气,正这么想着,突然毫无预兆的陷入了昏迷......在无法进食获取能量和水之后,就永远的死去。

战火的硝烟和漫天的血气还未完全散去,打了胜仗的帕特里克国内一片死寂。
艾莉缇茫然站在国王的遗体前,这七年只能偶尔见到父王,不是在赶赴战场的路上,就是准备去战场,突然父王就这么躺在那里,她几乎认不出那是谁了。

国王的脸苍白病态,毫无血色,就像古书上记载的吸血鬼,眼眶深深凹陷,嘴唇变成了深紫色,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国王脸上露出了孩童一般都笑容,看上去像是进入了美好的梦境里。

艾莉缇一次次地呼唤着,颤抖的双手轻轻的拍打着国王的手,她多希望父王能再次像小时候那样,趁其不背把她举高坐在自己的肩上,然而,不会了。

国王躺在精心制成的木船里,艾莉缇用圣火点燃了小船的一角,轻轻的推开。
小船随着水流,燃烧着,坠入了万丈深渊。

待续

宋灼/林景瑜主笔

是艾莉缇和奥妲维娅,奥妲维娅的脸有一点点小崩,我擅自打了马赛克/给溜溜跪下
文在上一篇文章里,只写了个开头,我会努力填坑(。・ω・。)ノ♡
图by溜溜 我家的固定画手

ARRIETTY

1.
在太阳从地平线升起的前一刻,帕特里克在无垠的夜色里,随着一阵微弱的哭声,迎来了王国的第一位小公主。城堡里的侍女和侍从纷纷奔走相告,喜讯传到了城堡外,一时热闹非凡,妇女们在教堂里为公主做着祈祷,男人们聚在一起畅饮闲聊,无一不为公主的降生而感到高兴。

此时的城堡内,国王和王后正为给他们的女儿取名而费尽心机,王后轻轻用手蹭了蹭她柔嫩的脸颊,眼里充满了期待和向往,“就以那位曾经许愿帕特里克和平繁华的仙子的名字,艾莉缇,来命名这位的女王吧。” “愿仙子的祝福,可以让她这一生平平安安,无忧无虑。”

时间一晃,公主艾莉缇已经会说会跑了。同世间最平凡普通的孩子一样,她对任何事物都充满了好奇心以及强烈的探索欲望。她总是起的很早来到城堡的最高处,这通常只是为了看看早晨升起的太阳。
她时常眺望远方,一看就是小半个早上,直到太阳刺目时,才学着贵族女眷的样子,叹口气,规规矩矩的迈着小步上早课去了。

白驹过隙,时光飞逝,她在和平与快乐中渐渐长大。

而在她七八岁时,一个噩耗传入她的耳朵里,她无忧无虑的生活被打破了,变得支离破碎————她的母后逝世了。“公主殿下,王后......让您立刻去见她......她.......,公主殿下!!”

侍女支支吾吾还未说完,艾莉缇已经将怀中的小王子塞给她,飞快的提着裙摆跑向王后的寝室。不好的预感愈来愈强,想起母后这阵子身体如此羸弱......心里那点想法呼之欲出,与眼母后垂落下去的手重合交叠,她眼前一黑,哭了。

在王后逝去不到数月里,自出生开始便双目失明的小王子也不知因何而发病死去了,王国里
呜咽抽泣声不断,小公主更是悲恸太过而大病一场。
在结束了一段与父王的谈话后,艾莉缇第一次真正意识到了前方有怎样的辉煌前途在等待着她。她开始潜下心学习冗长繁琐的宫廷礼仪和许许多多的行为禁忌:不许和陌生人交谈,不能在外人面前流露情感,不得破坏规矩,不许按照自己的好恶选读书籍,不许吃定量外的甜品,这些她曾经抗拒的规矩礼仪,为了成为母后想要的公主,她只好放弃自己无忧无虑的生活。

未完待续  也许不是happy end

宋灼/林景瑜 主笔
在不远的将来溜溜会画好人设的
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