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归山

江湖烟尘散尽,从此再不见风月。

ARRIETTY

ARRIETTY(1)
2.
而帕特里克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似的,在国王的治理变得越发强大和繁华。
国王并没有什么野心,帕特里克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国,这里有着无数世人不曾知晓的秘境和法宝,他所要做的,只是保护这个国家延续它千年来的平和昌盛。
可现实总是不如人愿,太多双眼睛注视着帕特里克了,不仅仅是外界的国家,也包括着......

战争终究还是不可避免的,帕特里克在平静了一段时间后,与养精蓄锐多年的死对头,阿加法尔,迎来了浩浩荡荡的一场苦战。
这一打,就死去了不知多少的士兵,拆散了数以万计的家庭,可阿加法尔不愧是强盛的大国,在帕特里克难以预测的进攻防守之下生生扛了七年。

帕特里克似乎有着永远也耗不尽的武器和粮食,迫于压力和现实,阿加法尔的国王终于在一个冬夜里宣布投降。
而此刻,帕特里克的国王弯下了僵硬的脊背,帕特里克虽然有着丰厚的物资,但除了阿加法尔,在边境也常常有其他大小国来偷袭......如今这一切结束了,他无愧于国民......国王松了口气,正这么想着,突然毫无预兆的陷入了昏迷......在无法进食获取能量和水之后,就永远的死去。

战火的硝烟和漫天的血气还未完全散去,打了胜仗的帕特里克国内一片死寂。
艾莉缇茫然站在国王的遗体前,这七年只能偶尔见到父王,不是在赶赴战场的路上,就是准备去战场,突然父王就这么躺在那里,她几乎认不出那是谁了。

国王的脸苍白病态,毫无血色,就像古书上记载的吸血鬼,眼眶深深凹陷,嘴唇变成了深紫色,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国王脸上露出了孩童一般都笑容,看上去像是进入了美好的梦境里。

艾莉缇一次次地呼唤着,颤抖的双手轻轻的拍打着国王的手,她多希望父王能再次像小时候那样,趁其不背把她举高坐在自己的肩上,然而,不会了。

国王躺在精心制成的木船里,艾莉缇用圣火点燃了小船的一角,轻轻的推开。
小船随着水流,燃烧着,坠入了万丈深渊。

待续

宋灼/林景瑜主笔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