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鹤归山

江湖烟尘散尽,从此再不见风月。

#一个朝俞小甜饼请您签收#
伪渣太甜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忍不住就写了,愿意和我一起磕这对的朋友请大力扩我!!!
时间线混乱,大概是某个朝哥喝醉的时候。
自己写完都没忍心看第二遍,ooc警告。
附赠一段甜甜的猫片,黑猫简直是贺朝本朝了,心动选手。

“一股酒气,喝了多少。”

“也就五六七八瓶吧,”贺朝笑着摇了摇手中还留着两口的酒瓶,一把拽着谢俞坐到路边的台阶上,脸不红,心不跳地接着吹着牛皮,“哥可是千杯不醉。”

“.......挺能耐阿朝哥”谢俞略嫌弃地蹭了蹭台阶,倒也没松开与贺朝相握的手,正欲接着骂点什么,贺朝一只手不安分地掐住了他的腰,谢俞没动,他又得寸进尺将人揽进怀里。

贺朝的酒还未全醒,但那双眼睛仍是出奇的亮,轻刮谢俞的鼻尖,又凑近啄了一下谢俞的唇瓣,感受到了熟悉的柔软,忍不住舔了舔对方的唇珠,若即若离得不愿离开,半晌,尾音上扬,相当欠揍地补上一句,“哥哥亲咯。”

“什么时候成了这么副纯情无辜的样了,朝哥,”夜晚的路灯打出浅浅的光晕,灯光明明灭灭,有一下没一下的,怕是快报废了。

头顶上正是刷爆朋友圈的罕见的红月亮,昔日令人闻风丧胆的黑水街街霸今天脾气出奇的好,习惯性地撩了撩袖子,愣是没打醒这只醉鬼。他借着清浅的月光,打量自己面前的男朋友,目光不受控制地被贺朝的唇吸引住,不过一会,竟看得自己面红耳赤,心痒得很。

“......哥,”谢俞夺过对方手中的酒,三两下功夫便喝的干净,“你先招惹我的,接个吻不算过分吧。”两唇触碰之际,他又难得多话地补上一句,“可不是乘人之危。”

两个人就随意地坐在台阶上,听着灌满耳朵的熙攘愈来愈远,喉咙里辛辣的味道好似要点燃两人的疯狂,早已黏黏糊糊的两个少年此时已急不可耐,根本无所谓是否会被人看到。

谢俞一把抓过贺朝的衣领,专注虔诚而又不由分说地与他交换了一个清冽的,醉人的吻。

毫无技巧的吻是谢俞一贯的强硬,即使只是短暂的一瞬,混着夜里有些凉意的微风,让贺朝酒醒的干干净净,他被小朋友的一个吻惹得全身滚烫,红透了耳根,也悄悄烫化了余生。

席卷而来的粉红泡泡终止在了蠢蠢欲动的贺朝将谢俞压在身下的那一刻——小朋友的后脑勺磕疼了,眼睛里仿佛起了雾。

贺朝不免心疼,于此心中也暗想,自己的小朋友要揣兜里护好,不然一不留神,眼里的星星可要啪嗒啪嗒掉下来了。

当然这也没做到,夜里朝哥瞧着身下辗转,眼角泛红,时而呻吟吃痛的暴躁小朋友说到。

宋灼。

评论(4)

热度(69)